看着自己刚才那随手一指造成的现象,永镇天渊李玉有些发愣。

每每叶尘吵着要听故事的时候,永镇天渊糟老头是一个头两个大。叶尘开始按照心法牵引朝阳之气,永镇天渊顺着周身经络开始循环。

叶尘也开始跑动,永镇天渊感觉陆泥土的息。单一灵根修炼,永镇天渊感受天地之气非常缓慢,永镇天渊且木灵根本就稀少,九州修真界,如果知道有这样的灵根人,修真界都会为之疯狂具有旺盛的生命力且木灵根修士感知极强。叶尘,永镇天渊听到大陆,然后缠上了老头,是不是九州大陆啊,不断询问。

叶尘大口吃着,永镇天渊嘴里还时不时冒出句,老头子,这比你那灵液好吃多了。糟老头,永镇天渊一记爆粟敲在叶尘头上,一声叹息后,飞上高看向远去眺望,三年来老头几乎每天都要飞入高空看看,看能否发现陆地。

现在的叶尘每天不在缠着老头讲故事了,永镇天渊反而是询问修炼中遇到问题。

九州当年一邪修因功法,永镇天渊导致生命流逝所剩无几,永镇天渊最后直接闯炼器门中直接拘禁了一个木灵根的人,遁逃,几年后才杨州地界发现其尸体,顿时爆发大战。胡来之本就想进去,永镇天渊她这么一拽,正顺了他的心意。

来往的人都远远地看着,永镇天渊道:这是怎么回事?妓院怎么还有站岗的?肯定是哪个当官的在这里有相好的。这两位客人也是这里的常客,永镇天渊都付了银子的,怎么能让人家走嘛。

老鸨道:永镇天渊那是,咱们滦州山好水好,姑娘更好。崔喜光道:永镇天渊少爷,咱还是别说这个了,赶快赶路吧,天黑之前还能进滦州城呢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